高士廉茔兆记,既丑且美

   
唐太宗在喜获《兰亭》之后,曾命赵模与韩道政、冯承素、诸葛贞四人各响拓数本,赐给皇太子、诸王与近臣。《宣和书谱》称宋内府曾收有《模集千字文》,然传世书迹仅见《高士廉茔兆记》。《高士廉茔兆记》,许敬宗撰,赵模楷书,唐永徽六年立。

王同愈(1855-1941),字文若,号胜之,别署栩缘。江苏元和人,光绪十五年进士。曾从吴湖帆祖父吴大澂游,著弟子籍。工书擅画,学有根底,顾廷龙先生称其:于学无所不窥,客吴氏斋中,多见古器法物、书画名迹;官京师后,与吴郁生、叶昌炽、费念慈、江标上下议论,于金石文字
、书画、目录之学,赏奇析疑,极盍簪之乐。其《栩缘随笔》(收入顾廷龙编《王同愈集》,上海古籍出版社1998年8月)中有说昭陵唐碑一节,略谓:唐昭陵碑,撰书者皆庙堂作手,文字茂美,实冠有唐。村民苦有司之征拓烦扰,逐字打损,故至今十泐八九,非尽剥蚀于风日,销烁于氊椎也恰能印证吴氏所记。而由吴氏旧藏冬心斋本《常丑奴墓志》后王氏题跋中,更可见两家通好之谊:光绪九年(1883)秋客游愙斋师戎幕时,尝借临一通,时师方督屯宁古塔,幕府清闲,辄以金石文字相赏析,今已阅卅四寒暑。师之嗣孙湖帆,雅好觚翰,笃嗜金石,可谓能绳祖武者矣。因再借摹一通,并书数语,以志师友渊源之雅。丁巳(1917)三月王同愈。故吴氏所藏碑帖之铭心绝品者如梁《萧敷敬妃墓志》合册、四欧宝笈等,多请王氏署签题端,观款跋尾。《丑簃日记》(收入梁颖编《吴湖帆文稿》,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2004年9月)中,亦时记两人往还交情,并有校碑评赏之乐:蒋谷孙携《七姬志》来,乞栩丈题。午后栩丈来,与余藏本细校,知蒋藏黄小松本犹非原石所拓,亦旧翻旧拓之精者耳,翁覃溪、黄小松俱被朦过。细校后方识两本有自然、牵强之别,浑厚、逼仄之分。(1933年3月3日)

赵模书法欣赏【高士廉茔兆记】

晚清金石碑版研究名家叶昌炽在其《语石》中谓:唐太宗昭陵,在醴泉县九嵏山,周围百二十里,渭绕其前,泾环其后,歧梁西峙,其南则终南、太乙,列为屏障。陪葬兆域,穹碑相望据《唐会要》所记,陪葬者一百五十余人,尚有子祔其父、孙祔其祖者。当时墓各有碑,荒厓断碣,沉霾不少。并指出:昭陵为唐碑渊薮,撰人书人,皆极一时之选,学书者所当奉为楷模也。另一金石学家罗振玉,则在前人王兰泉《金石萃编》、孙三锡《昭陵碑考》等基础上,于光绪三十四年(1908)成《昭陵碑录》,所据之本,必求精拓足拓,或据旧拓宋拓;每遇一本,必参校一过,故金石文字之著录,如予之于昭陵诸碑,前人殆未有其比。(《石交录》卷四)因唐昭陵陪葬诸臣之有碑版传世者,据宋以来诸家著录,凡八十有八,而今之存者,仅二十有八。遂分三卷,一一录存,依次为:《温彦博碑》,《段志玄碑》,《文安县主墓志铭》,《孔颖达碑》,《顺义公碑》。《房玄龄碑》,《褚亮碑》,《豆卢宽碑》,《薛收碑》(以上卷上);《高士廉茔兆记》,《崔敦礼碑》,《张胤碑》,《李靖碑》,《尉迟敬德碑》,《兰陵长公主碑》,《许洛仁碑》,《杜君绰碑》,《清河公主碑》(以上卷中);《纪国先妃陆氏碑》,《张阿难碑》,《马周碑》,《阿史那忠碑》,《李勣碑》,《乙速孤神庆碑》,《乙速孤行俨碑》,《唐俭碑》,《牛秀碑》,《姜遐碑》(以上卷下)。至宣统二年(1910),又以新见,更作《昭陵碑录补》,再收《宇文士及碑》,《程知节碑》,《越国太妃燕氏碑》,《房仁裕碑》及《周道务碑》五种。而差不多就在同时,尚属少年的吴湖帆先生,也已从同乡前辈王同愈(栩缘)处,初识昭陵碑拓,上海图书馆《历史文献》第八辑(上海古籍出版社2004年12月)所刊上海博物馆藏稿本《梅景书屋题跋记》(佘彦焱整理)中,有吴氏癸酉(1933)跋其自藏明拓(叶石君旧藏本)《唐曲阜宪公孔君碑》,略忆其事:

   
高士廉茔兆记书法方整秀逸,康有为《广艺舟双楫》中对赵模亦有较高评价:“赵模之《兰陵公主碑》、《高士廉茔兆记》、《崔敦礼碑》体皆相近,皆清朗爽劲,与欧虞近者也。”,书法视频。康氏谓《兰陵公主碑》、《崔敦礼碑》出自赵模手笔,虽为有显误,然亦可见其对赵模之推重。

123

图片 1

上博吴湖帆鉴藏展正在进行。笃好金石碑帖的吴湖帆先生一生多收珍本善拓,有集唐初欧(阳询)书《化度寺》《九成宫》《虞恭公》《皇甫君》四碑宋拓成四欧宝笈,配隋代《常丑奴》《董美人》二志精本为既丑且美等种种故事,至今脍炙人口。而其于有唐昭陵诸碑之搜求考藏所用心力,亦堪称一代绝响。《东方早报艺术评论》本期刊出这一背景与文章,相对鲜为世知。

   
明代学者赵崡《石墨镌华》有“大类欧、虞”之评,至刘熙载《艺概》则谓其精熟遒逸,比肩王知敬。赵模,太宗时翰林供奉拓书人,太子右监门府铠曹参军。正书字画甚工。《宣和书谱》载:模喜书,工临仿。始习羲献,学集成《千文》,其合处不减怀仁,然古劲则不迨。

更多书法欣赏

余少时于王栩园丈书室,喜翻阅昭陵碑本。当时丈谓世间碑版莫如唐,唐莫如昭陵,可惜多遭剥落为憾。若能尽得宋元明古本,一大快事也。余时才十六七岁,清鼎将革。今丈巍然白发,真若鲁殿灵光。余廿余年来肆力收貯昭陵旧本,不下十余品,携与共读,定知丈之笑颜开也。余之嗜此,皆丈奖饰之力,故记及。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
*
Website